我手机24小时不关机,却整天没人找,也无人求;偶尔响起,也只是老婆来电,问我何时回家吃饭,说要加班,晚饭在公司吃。就这么简单。
平时下班了也没有人请,无人邀,独自回家;看资兴大道,车来车往,街道两边餐饮酒店灯红酒绿,吆五喝六,我备感孤独与凄凉。但我内心清静。
单位偶尔聚餐,但因年纪不小,级别不高,只能坐旁席,面对桌上鸡、鸭、鱼肉,我却喝着饮料发呆。
偶尔赴宴,酒是好酒,但我从来不喝,与酒无缘;菜是佳肴,我从不暴食,听同席人介绍,云里雾里不知所措。
与同学、朋友聚会,大家大谈谁谁发财了,谁谁提拔了,就我插不上话,虚与委蛇,没有谈资。只好躲到角落抽着闷烟,我图清静。
遇到红白喜事去送礼,没几人认识,只能寂寞地待在一隅,在热闹里体验安宁。
亲戚以为我混得不错,托办个事儿,可两眼一抹黑,谁也不认识,哪个领导都不买账,别人一句话能摆平的事,我却比登天还难。
逢年过节,哪个岗位都有人奉承,多少能收到点红包和礼物,我却无人问津,啥也收不到,家人偶尔问起,顿觉羞愧难当。
儿子从初中到高中,说同学的老爸不是局长就是董事长,回来问我是何级别,羞于启齿,嗫嚅半晌,不知如何作答啊!
纵观二十多年来我所干的革命,无愧于任何人。只是没去官场钻营,不然做做小官,可能也行吧。
无奈只好走出幻想,回到现实,过好每一天,干好每天工作,悠闲时写写文章、骑骑单车、练练书法,自娱自乐,图个清静好自在。
权钱乃身外之物,生不带来死不带去,乃过往烟云。做高官又如何?是富贾又怎样?死后还是一箱骨灰也。
人生一世,草木一春。匆匆几十年,与人和睦相处,相互尊重;粗茶淡饭,人好水甜,清静心宽,美哉乐哉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