很久以来,被誉为“山水岩雾经典”、位于湖南郴州资兴的东江湖,就像一个梦,在我的心中萦绕。
  清晨,去东江湖的路上,车子跑得很快。只见沿路的岭上,森林在秋风的微吹中轻轻颤动,即使偶然看到一片稍宽阔的旷野,都好像一洼沉淀的翠绿默默地躺在秋阳的光辉里甜睡。再凝望远处的山脊,不管是横卧在山峰之间还是独立在云霞之下,都同样染上微蓝的色彩。我就是期盼欣赏这样的诗意风景。这种风景才真正注入了人的幽思和审美享受,在这样的时空人们才能感受生命的怡然和时光的抚慰。
  上午九时许,我们乘坐的大巴缓缓驶入东江湖的坝下河流小东江流域。细看小东江,实际上就是一条蜿蜒20多公里的修长峡谷。小东江的水从大坝底下的导流洞流出,就出现了明显的温差,于是便形成了小东江奇特的雾现象,飘浮迷茫的白雾编织的幻景出现在眼前。水雾如薄薄的轻纱,在水面上散开渐次向空中升腾,慢慢变成了乳色的雾团氤氲在峡谷的长廊上。两岸耸立如翡翠的屏障和依稀可数的民居建筑,一隐一现地像梦一般在阳光映射下闪耀。
  老乡告诉我,这种幻景对于他们来说,已经习以为常,可是从全国各地及海外慕名而来的摄影家们,却是如同来到了天堂,流连忘返,朝夕眷恋以至守望通宵达旦,用心用情地去捕捉他们心中的自然梦幻。
  我当然能理解摄影家的心思,正如我自己的心思一样。身为诗人,我也多么想在这里寻找到自己的诗魂呵。穿过小东江的这片美妙雾幔,车子载着我们那驿动的心,轻盈地向神往已久的东江湖驶去。
  只一瞬间,在两岸青山最狭窄处,一座高157米、长438米的弧形混凝土大坝如横空出世般耸立在我们的视线内。从半山腰向大坝仰望,能清晰地看到大坝的非凡气势和它那如削壁般险峻的威严面目,这时的大坝就像是一段巍峨的长城。大坝呈现了无尽的春色和激昂的蓬勃,大坝引来了160多平方公里的碧波雪浪、拥抱着81亿立方米的澄澈温情与浩瀚相思。我知道,这座大坝是历史与现实、理想与力量共同创造的治水经典,是时代的召唤和乡亲的期盼共同书写的生态文明建设杰作,是大自然的恩泽与青葱岁月凝聚的生命记忆,是人与自然亲近和谐的深情赞歌。
  在我们的兴奋点还没有被东江湖的神秘、神奇、神圣煮沸到极致时,东江湖已经完全赤裸地清澄地出现在我们眼前。那真是神的造化呵。这纯粹天蓝色的湖水,依偎着岸上的树木,映照着天空的云霞飞鸟,款待着湖面上的游艇和渔舟,簇拥着湖中的绿岛和丛林。东江湖独有的神奇与圣洁,在湖水的荡漾与流泻里抒发得淋漓尽致,美妙绝伦。
  如舰如帆如城如宫的绕湖苍山和湖心岛屿,牵着云之手,披着雾之幔,白天在湖中照镜梳妆,月下伴着涛鸣凌波起舞。当你走进湖中最大的岛屿兜率岛,则又是另一番风景。沿着石阶拾级而上,进入名叫“兜率灵洞”的天然溶洞,人们便会感觉到自己真正置身于一个飘渺、空灵的世界。这洞全长一公里许,面积有近6万平方米。灵洞分前厅、中厅、后厅,中厅面积最大。矗立在洞内的钟乳石,其形状、大小、色泽让人叹为观止。无论是流泻垂石幔、挺立傲琼树、玉烟绕雪塔、银佩落瑶池的千奇百怪的钟乳石,还是洞中飘浮的瑞气祥云、闪耀的星光皓月、生发的清静意蕴和无尘禅境,都会让在洞中徘徊游移的灵魂顷刻坠入梦幻天国,飘飘欲仙。宋朝谢岩在所著《兜率岩记》曾言道:“大抵自岩口以至深邃,群石纵横曲折,四维上下皆钟乳石滴沥凝结而成,不留纤隙,玲珑穿虚,左右逢源,洞口辉映,入之迷人。”确实让“见者竭于咨嗟,未见者发于梦想。”
  更令人感怀的应是那日夜不息的推动发电机旋转的清流。东江电站从1989年建成发电,20多年来,它总是含情脉脉地把光明和灯火送到城市乡村,送到寻常百姓的家中,送到老人和孩子的欢笑里。
  当我们弃舟上岸来到清江乡的万亩桔园,走进白墙青瓦、木地板、木栏杆的崭新农舍时,更真切地感觉来到了水乡桃源。
  眼前漫山遍野的香柚和蜜桔沉甸甸地挂在枝头上,与碧波荡漾的湖水,形成了一幅异常生动丰美的秋光山色图。对我们的到来,老乡们很是高兴,亲手把自家的蜜桔送到我们手上。那份热情厚意,就像湖中的水,在我们心中泛起波浪。
  听乡长说,这个山庄的主人叫李万利,今年70多岁了,是1978年修建东江湖的第一批移民。他带领乡亲们种果树、养鸡鸭、捕鱼虾,保护山林生态,发展农家乐,走出了一条湖区致富路。在湖乡广泛流传的“唱山歌,种果木,捞鱼虾,走水路,奔小康” 的顺口溜就是湖区人民生活的真实写照。
  在东江湖的短暂旅行中,我们寻到了梦,发现了美。东江湖是东江人民心上的画,生活中的音乐,是大自然的恩泽,鸟的天堂,水的故乡,春的摇篮,是作家、诗人、画家寻觅的生命寄托、情感归依与创作源流。
  我们泛舟回归,行进在东江湖的深情流盼与湖面阳光铺就的金色航道上。轻舟在水的光环里旋转飘动,湖的峡谷与森林隧道牵手朝我们走来。它们披着一肩的翡翠和满天的蔚蓝。我们身边这些数不清、叫不出名字的树木、荆棘、野花、芳草,还有缠绵的藤蔓和苍老的岩石,以及在湖边山峦间伫立的土屋楼阁,也在湖水的清悠与柔软里晃动、伸展、跳跃,用壮阔、婀娜、苍劲、飘逸倾诉着秋思与情怀。
  东江湖的老乡呀!千万不要忧虑这万顷湖水会默守故土,这千般娇媚会藏在深闺,这绮丽风景会逊色天湖,这山水灵气会消逝云烟。因为东江湖,有东江湖的奇珍异韵,有东江湖的文魂诗骨,更有东江湖的缠绵爱意。
  站在秋色中的东江湖边,在这将别离的时刻,我祈祷:东江湖,愿你的青春和容颜如天地不老!(谭仲池)
 
更正:登载日期为〈人民日报〉2012年12月5日第24版(副刊)